上海吉华游泳会所承包人疑卷百万跑路 会员急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
  图说:会员张贴告示寻找其他受害者,准备抱团维权。来源:新闻晨报

  【新民网讯】据新闻晨报,春节前,位于上海浦东金海路18号的上海吉华游泳健身会所关门歇业,原计划3月1日重新开放,但直到昨天,该会所负责人依然没有露面,所有工作人员的电话也都打不通。会员认定,会所负责人已卷款跑路。为此,106名受害会员建了一个微信群维权,初步统计,仅该群内被卷走的会员费余额就有近百万元。

  不过,该游泳健身会所的出包方朱女士表示,虽然会所承包人联系不上了,但是他们不会推卸责任。

  此前经常“闭馆”

  今年1月,上海吉华游泳健身会所张贴公告:将于2月1日起闭馆一个月,春节后3月1日恢复营业。

  据一名会员介绍,该健身会所在2013年5月开始预售会员卡,同年7月开业。2014年1月,该馆就曾关闭过2个月,2014年6月,又“闭馆”2周。

  会员王女士说,明知道会所这样经常性“闭馆”不正常,但是他们别无选择,因为金海路杨高中路这一带,没有第二家游泳健身会所。“今年春节期间的这次‘闭馆’,我以为跟以往一样,关闭一段时间就会重新开放。没想到,到了3月,该会所还没有恢复营业的迹象,不少会员就联系会所员工了解情况。一开始,对方还告诉我们,由于水电等问题,营业时间延后。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,最后员工也不清楚开业的具体时间,因为老板不接他们的电话了。”

  王女士把这家会所所有人的电话,包括教练和员工的,都打了一遍,没有人再接电话了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这家游泳健身会所。游泳馆在二楼,馆内设施一切正常,水也很清澈。随后,记者又来到一楼健身房,过道边散落着几只哑铃,所有健身器材还整齐地摆放在房内。

  “一切还是老样子,只要他们的人来,就可以开门营业。”朱女士说,她也试图联系承包人李某,但一直找不到他,手机也一直关机,她也联系过李某聘请的教练,教练表示,他不管这事了。

  大多数会员想退款

  王女士说,因为健身会所离家近,她办了一张5年期家庭会员卡。从2013年用到现在,卡里还剩下1万多元。“去年10月,他们的业务员还鼓动我续卡充值,我没有同意,不然损失更大。”

  3月23日,部分会员到朱女士处登记,多数会员的会员卡里,还有40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余额。朱女士表示,因为李某始终没有露面,她没有拿到会所的账目,也没有拿到查询会员卡余额的终端机,目前只能按照会员登记的数目进行估算。

  “此前李某跟我说,会员卡余额大约20万元,但显然不止这么多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大多数会员告诉记者,他们希望会所能退还余额,因为他们再也不相信这家会所了。

  出包方愿承担责任

  昨天下午,记者站在这家会所门前,按门上告示拨打相关人士的电话,有一个曹女士的电话还能接通。曹女士说,她离开这家会所已经大半年了。她是吉华酒店会所的经理,跟游泳健身会所没有关系,因为酒店装修,在这里也仅仅工作了一个多月。“我离开的时候,游泳健身会所还在营业,它是酒店项目的一部分,是由吉华酒店管理方承包出去的。”

  记者看到,除了游泳健身会所还保持原样外,其他地方都在装修。一些面包车正在清运酒店里的餐具。面包车司机透露,这家酒店已经转手卖出去了。不过,朱女士否认“转手”的说法。

  “我们仅仅是进行装修,酒店要做成精品酒店。装修对游泳健身会所的确有一些影响,但这并不是导致承包人不接电话、不见人的原因。”朱女士说,李某还欠了三个月的水电费和房租,合计约30万元。

  朱女士也介绍了健身会所的来龙去脉:游泳池是利用酒店消防蓄水池改建的。2012年前后,李某是游泳池教练,由吉华酒店发工资给他。后来他觉得这一块生意还不错,就承包下来了,自己当老板经营。

  “尽管李某是承包我们的项目,但他跑了我们不会撒手不管。”朱女士强调,最近几天,她将努力联系李某等人。实在联系不上的话,他们也会承担相应责任。“该我们承担的,我们决不推诿。但是,我们会走法律途径。”